外國倫看臺灣

我們在這邊 看看能做什麼改變

  • 誰辱華?


    我以前下班後去上攝影課,

    有一節課是人像攝影,

    每次上課老師都會邀請不同的模特兒,

    有老人,美女,猛男,各式各樣不同的模特兒,

    我們學習打燈,拍照之後,

    回家功課就是電腦修圖,

    然後下次上課的時候大家分享自己的作品。


    有一次拿了一個模特兒,她修長的大腿上有一個明顯的疤痕,

    我們拍完照之後,下次上課分享作品的時候,

    一個同學把模特大腿上的疤痕移除了。


    老師看了就覺得不以為然:  ”That is her scar!  That is part of her.”

    (那是她的疤痕啊!那是她的一部分啊)


    我在縣政府上班的時候,

    有一次要在網頁上放一張照片

    表示「人民公僕」的樣子,

    結果做網頁的那個人挑了一張

    英俊穿著西裝筆挺的男士和身材有如好萊塢女星的上班族的照片,

    我的主管看了很不以為然,

    他說” That picture just pissed me off!  They aren’t us!”

    (那張照片讓我超不爽的,

    那根本不是我們啊!)


    我們辦公室裡的男人,

    很多都禿頭有小腹了,

    很多人很胖,胖到根本不能叫做小腹,

    看起來簡直就像懷孕。

    而大多數的女員工早就是媽媽了,

    身材都是梨子型。


    所以當我的主管看到

    那張「俊男美女」照片的時候,

    就感到很不滿。


    這就是美國人從小學習的價值觀: 

    You are beautiful the way you are.

    (你原本就是美麗的)

    美國人覺得與眾不同是很美的事,

    美國人會欣賞獨特的特徵。


    我已經好幾次看到華人的媒體

    提到許多華人無法接受

    西方人對東方人外表的「刻板印象」,

    許多華人似乎覺得

    西方的電影裡的

    東方人有丹鳳眼就是辱華,


    看到這樣的論述,我深感不以為然,

    為什麼丹鳳眼就是醜?

    為什麼把一個人描繪成

    丹鳳眼就是侮辱?

    難道台灣的廟裡都醜化了關公?


    美國人覺得: 

    非洲裔,東方人,白人...有各自的外表特徵,

    那都是很美的。


    美國人看到「有中國人認為

    展現華人的外表特徵就是辱華」,

    大多數的美國人只會覺得:

    「為什麼中國人會這樣

    歧視亞洲人的外表呢?」


    誰辱華?

    最會辱華的就是你們中國人啦!


    ==========


  • 問題決定答案



    如果你終於鼓起勇氣,

    想問老闆可不可以加薪?


    或是鼓起勇氣,

    問老婆可不可以把你

    每天$500的零用錢提高到$1000?


    不同的問法,

    很可能會讓你得到不同的結果,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


    「問句的用就是一個關鍵,

    公投的問題也是一樣。


    如果現在有一個統獨公投,

    題目是:

    「你是否贊成台灣放棄主權,

        成為中國台灣省?」


    一定會有非常高比例的台灣人反對,

    這個公投絕對不會過。

    這個結果也會是民進黨樂見的。


    可是如果題目是:

    「你是否贊成台灣更改國旗國號,

        制定新憲法,廢除中華民國?」


    一定會有非常高比例的台灣人反對,

    因為大部分的台灣人會擔心躁進會引起動蕩不安。

    這個「終結中華民國」公投結果

    會被台灣人否決,這也是國民黨樂見的。

    (後記: 由於公投不能違憲,

    所以不會有這樣的公投題目。)


    可見同樣的議題,

    用不同的問法,會得到不同的結果,

    甚至可以說,

    誰能夠決定「問什麼問題」,

    就可以控制公投的結果。


    想像一下,

    如果我們做一個實驗,

    讓100個沒有政治立場這小學生,

    看到這個題目:

    「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

    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


    然後他們只能選擇 yes 或 No.


    這些小學生投票的結果

    應該會是壓倒性的贊成。

    因為「中油第三天然氣」

    聽起來就像是「汽油和氣體。」

    「藻礁海岸及海域」

    聽起來就像是應該要維護的大自然環境。


    小朋友在小學可能就

    已經知道要愛護環境,要注重環保,

    從小就聽過要愛護地球,


    對議題不了解的情況下,

    這樣的題目絕對會獲得壓倒性的贊成。


    可是如果題目是:

    「你是否贊成政府在桃園大潭開發天然氣,

    以減少會造成空氣污染的燃煤發電?」


    這時候,這100個小學生,也會投下贊成票。

    因為這個題目聽起來就像是:

    「你是否贊成開發綠能,

    減少空氣污染?」


    可見「保護藻礁海岸及海域」是贊成方的論述。

    然而「開發天然氣,減少空氣污染」是反對方的論述,


    現在這個公投問題「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

    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

    文字裡已經有了提案方的論述,

    這不是一個中立的問句!


    我們來回顧一下

    我去年分享的加州的公投案,(1)

    看看美國公投案的題目是什麼樣子:


    題目:

    Citrus community college district special election measure Y

    柑橘社區學院區特別選舉措施 Y


    題目是不是很中立?


    再舉三個例子,這是公投題目:

    1.

    State measure 23

    (23號州選舉公投案)


    2.

    State measure 24

    (24號州選舉公投案)


    3.

    State measure 25

    (25號州選舉公投案)


    你沒看錯,

    這就是美國加州公投案的題目.

    這才叫中立!


    其實在公投的選票上,

    公投案下面是有一串解釋的文字,

    舉例來說,第24號公投案的文字(2):


    24號州措施 修正消費者隱私法

    倡議條例: 允許消費者:防止企業共享個人訊息,修正不準確的個人訊息,並限制企業使用 “敏感的個人訊息”,包括 精確的地理位置、種族、民族和健康狀況 訊息。

    建立“加州隱私保護局”。

    財政影響:增加 每年的州成本至少為一千萬美元,但 不太可能超過幾千萬美元,以加強消費者隱私法律,部分費用將由罰款支付。


    這個描述也是四平八穩的,

    讓選民看到這個公投的目的和成本。


    既然台灣的公投題目不中立,

    那麼誰決定了台灣的公投題目?


    台灣的公投案是由提議的團體,把題目交給中選會,中選會頂多就是修改題目裡面的錯字,基本上中選會不敢修改題目,

    因為中選會覺得這樣才是中立,


    試想一下,如果你苦讀了好幾年才考上公務員,現在在中選會裡面上班,有一個團體收集到足夠的簽名,拿著題目要求你把這個公投案放到選票上,你會怎麼做?


    一般公務員就是領薪水,

    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多做事情又不會多賺錢,

    而且一個重點 :

    你如果敢修改提案人的題目,

    萬一上電視了,說你是蔡英文的爪牙,

    政治干涉公投,

    你就算跳到淡水河也洗不清

    (這個比喻不太好,因為淡水河還蠻髒的),

    所以中選會絕對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通常是提案人給什麼題目,就直接放到選票上。


    可是美國的制度不一樣,

    美國的公投案題目是

    交給司法部長(Attorney General)決定的。


    美國是一個三權分立的國家,

    許多事情都是需要經由司法決定,

    公投案也是要經由司法部審核。


    舉例來說:

    公投案不可以違反人權,

    公投案不可以違反憲法,

    公投案不可以違反邏輯⋯⋯


    這些都是交由司法部門判斷,

    如果他們退回一個公投案,(3)

    就必須寫一篇解釋文,

    讓人民知道退回公投案的理由,

    而公投案的題目和選票上的解說文字,

    都是由司法部長決定的。(4)


    這就像是一個法官判決的概念,

    需要決定什麼是公平的時候,

    自然是由司法部門負責。


    這也就是美國人常說的 Check and balances.

    Check 就是審核,查核。

    在一個正常的三權分立國家,

    行政部門做的許多事情

    都需要經過司法部門的審核。


    中華民國是一個行政獨大的體制,

    行政部門做許多事情

    不需要經由司法的審核。

    現在台灣的公投制度就是這樣,


    行政部門“中選會“現在是根據

    提案人提供的公投題目,直接變成公投題目,

    表面上是行政中立,

    其實等於是不考量公投的題目是否中立。


    美國人並不會比較聰明,也不會比較厲害,

    只是美國的民主已經走了兩百多年,

    美國的公投制度是值得參考的。


    ===========

    1.

    這是我去年分享的美國選票的照片:

    https://www.facebook.com/USASEETAIWAN/photos/a.2338242443154944/2669388080040377/?type=3


    2

    STATE MEASURE 24

    AMENDS CONSUMER PRIVACY LAWS.

    INITIATIVE STATUTE. Permits consumers

    to: prevent businesses from sharing personal

    information, correct inaccurate personal

    information, and limit businesses' use of

    "sensitive person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precise geolocation, race, ethnicity, and health

    information. Establishes California Privacy

    Protection Agency. Fiscal Impact: Increased

    annual state costs of at least $10 million, but

    unlikely exceeding low ten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to enforce expanded consumer privacy

    laws. Some costs would be offset by penalties.


    3

    一個美國的實際案例,

    公投提案本身就有太多錯誤,司法部因此退回公投提案,

    提案方也立即重寫提案的內容,司法部門會決定最後的公投案名稱和選票上的簡介。

    https://www.statenews.org/government-politics/2019-08-12/yost-rejects-language-for-energy-law-referendum


    4

    美國加州公投案的倡議的步驟:

    將倡議草案提交給司法部長以獲得公投的正式標題和摘要。

    https://oag.ca.gov/initiatives


  • 台灣人好老啊!


    我以前回台灣渡假,

    在台北搭捷運的時候,

    除了覺得台北的捷運又乾淨又方便以外,

    另外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 台灣人都好年輕喔。


    我後來才知道,台北市的平均年齡比較低,

    因為大部分的工作機會在台北,

    其實台灣早就進入高齡化社會,台北是特例。


    儘管台北市的年輕人比較多,

    可是在台灣住了幾年後,

    我卻發現「台灣人好老啊!」


    我經常告訴朋友,美國人都像小孩子,

    如果你告訴美國人一個他沒聽過的事情,

    他會睜大眼睛覺得很新奇,

    美國人像小孩一樣充滿好奇心。


    相較之下,許多台灣人的思維似乎老氣橫秋,

    例如我以前的一篇文章評論台灣夜市的衛生,

    提到許多攤販找錢沒洗手就繼續做食物,

    有一位網友的留言讓我印象深刻:

    「笑死,你一定是沒去過夜市!」


    美國的拓荒精神 (Explore,也可以翻譯成探險) 

    是我在台灣感受不到的,


    美國人教育小孩要勇敢的追求夢想,

    因此美國人有 can do (做得到)的精神,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好幾次我看到這個粉專上的

    的留言是:「外國倫你太樂觀!」


    探險的概念是:

    在那未知的領域裡,可以去探索,

    有非常好的事情等待我們去發掘。


    探險的英文是: Explore, 

    一般美國人看到這個字,並不會想到危險。


    可是中文字的「探險」,有「險」這個字,

    所以在中華文化潛意識裡,

    探險就是冒險,冒險就是危險。


    而且中華文化裡有明顯的框架,

    如果做與眾不同的事情,通常會被嘲笑,

    父母通常教小孩要專心唸書,不要想太多,

    卻造成了許多人「會背書,不思考。」


    我看到台灣的臉書上

    常常有人提到「台灣是個先禁國家」,

    我一開始不是很懂,後來就慢慢明白了,

    台灣政府(不分政黨,是指一般的行政部門)

    做許多事情的時候是非常保守的,

    通常不願意改變,會覺得改變會帶來新的風險,

    所以在許多政策上都是等有國際標準,

    或是別的國家已經實行多年之後,才敢跟進。


    年底的四大公投議題,

    目前民調顯示美豬議題

    有高達70 %的台灣人贊同禁止進口萊豬,


    儘管這是一個科學議題,

    但是許多政黨的忠實支持者

    基本上會根據政黨喜好投票,

    而不是認真的試著解這個議題,

    跟這些人講科學是沒有用的,

    除了一部分的人,會決定這個公投結果的

    其實是沒有政黨喜好的中間選民,


    可是大多數沒有政黨立場的中間選民,

    他們的思維也是一般的台灣人:

    「我不管瘦肉精有沒有風險,

    禁止不就沒有風險了嗎?」

    這就是「禁止萊豬」

    會通過的原因 — “幹嘛冒險?”


    也就是說,

    告訴他們這些事情是沒用的:

    「瘦肉精是符合國際標準的,

    就是有了國際標準,執政黨才敢開放,

    這是中華民國的一貫作風。」

    「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韓國,新加坡,

    和許多國家,總共十幾億人都已經

    吃萊豬十幾年以上,沒有任何人因此生病。」

    「美國不可能故意出口一個有問題的食品,

    因為如果出事了,會傷害“美國製造”的形象。」

    「任何政黨不可能笨到故意

    開放一個有問題的食品,

    因為一旦造成國人的健康傷害,

    那個政黨未來幾十年都無法再獲得人民信任。」


    可是跟一個不了解議題的,

    甚至根本不願意了解的

    台灣人講這些是沒有用的,

    因為「先禁國家」

    並不只是中華民國政府的文化而已,

    「先禁國家」長期以來就是中華民國的文化。


    大部分的人不會想

    自己的親朋好友住美國那麼多年,

    朋友也去澳洲打工,自己也去過日本,韓國旅遊,

    可曾聽過那些國家的人因為萊豬生病?


    大部分的人用一個簡單的概念:

    「既然有爭議,先禁止再說。」


    其實「禁止萊豬」只是「先禁文化」的症狀而已。



    ===== 

    圖片來源:  shutter stock


  • 自己做決定啦


    在台灣,提到獨立的時候,

    大部分的人第一個想到

    就是台灣主權議題。


    可是在美國,

    一般美國人聽到 independent 

    想到的不是美國獨立,

    比較有可能想到「個人的獨立」。


    舉例來說,

    美國的狄斯尼樂園裡面有一個林肯紀念館,

    因為創立迪士尼的 Mr. Disney 是林肯的粉絲。


    林肯紀念館裡面有一些

    雕像象徵著美國精神,

    這些雕像有的是牛仔,有的是婦女….

    每個雕像下面寫著美國精神,

    例如: spirit of freedom, spirit of knowledge,  spirit of innovation, spirit of independence….

    (自由的精神,追求知識的精神,

    創新的精神,獨立的精神⋯⋯)


    這些都是美國人追求的精神,

    也是美國的學校教小朋友

    應該追求的人格特質。


    東方和西方文化一個很大的不同,

    東方文化並不追求人格的獨立,

    中國的儒家思想強調的是長幼尊卑的順序,

    比較注重「聽父母的話」,

    而西人則認為: 獨立的人格是很重要的。


    所以想像一下,

    美國的老師對學生碎碎念的時候,

    是這樣嘮叨的:

    「要追求自由喔,要追求知識,

    要記得創新,要懂得獨立自主喔⋯⋯」


    台灣的朋友通常都會關注

    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


    然而,許多台灣人不知道

    美國人的核心價值觀: 尊重獨立的意志。


    舉例來說,最近美國總統再次對台灣議題表態,

    拜登總統說:

    Yes, we have made very clear we support the Taiwan Act, and that’s it. It’s independent, it makes its own decisions.


    台灣媒體大多關注在:

    “It’s independent”

    (他是獨立的。)


    實際上,

    更重要一百倍的是:

    It makes its own decisions

    (他們自己做決定。)


    在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的思維裡,

    華國腦袋關注的是:

    「美國爸爸的立場是什麼?」


    但是美國思維,

    也是美國對台灣主權一貫的立場,

    其實和民進黨的黨綱(1)是一致的:

    「叫你自己決定喇!」


    ===========

    1

    民進黨的黨綱: 台灣的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

    中國國民黨的立場: 請遵守民國35年(1946年)

    由一群中國人在中國南京的

    制憲國民大會通過的憲法。

  •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

    誰辱華?

    我以前下班後去上攝影課, 有一節課是人像攝影, 每次上課老師都會邀請不同的模特兒, 有老人,美女,猛男,各式各樣不同的模特兒, 我們學習打燈,拍照之後, 回家功課就是電腦修圖, 然後下次上課的時候大家分享自己的作品。 有一次拿了一個模特兒,她修長的大腿上有一個明顯的疤痕, 我們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