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倫看臺灣

我們在這邊 看看能做什麼改變

  • 恐怖情人就在台灣人身邊

     


    『而夫人周美青,一樣可以用流利的英文,

    陪官夫人們閒話家常,

    成功扮演好自己第一夫人的角色。

    結束國宴,馬英九搭高鐵也要拼外交,

    輪翻和外賓一路從高雄聊回台北。

    外賓:「恭喜恭喜,這是一趟美好的旅程。」

    不管是一對一、一對二,

    還是夫妻同心一起聊,

    周美青美國紐約大學畢業,

    也曾陪馬英九長住哈佛,

    和外賓對談的功力和馬英九不相上下⋯


    馬英九先行離席,周美青馬上遞補,

    跟隔壁薩爾瓦多總理夫婦聊得不亦樂乎,

    夫妻倆英文一樣溜⋯』

    (以上是TVBS 新聞網的報導,2008年五月21日)


    馬總統之後就是蔡總統接任。


    蔡英文這幾天在臉書分享了

    歡迎波蘭國會「波台國會小組」代表團!

    臉書貼文的內容:

    「台灣與波蘭 是共享普世價值的民主夥伴,

    也是當前台灣對歐洲關係的發展重點⋯」


    一些網民在下面的留言是:

    「送往迎來,洋腸而來,

    空心蔡特別喜歡吃外國洋腸。」

    「整天只會發這種自慰文。」

    「要拿好餒,

    這次不知道花多少換來的☺️」


    以前民進黨還沒執政之前,

    獨派反對中華民國政權,

    國民黨則宣稱要維護中華民國。


    曾幾何時,卻變成:

    獨派維護中華民國,

    國民黨卻嘲笑中華民國的外交進展。


    獨派儘管對中華民國這個招牌不滿意,

    但仍然持續推動台灣進步,

    改善中華民國的體制。


    國民黨和他們的支持者

    卻不支持中華民國外交進展了!


    外賓訪台是和中華民國交朋友,

    並不是和蔡英文交朋友,

    外賓是來宣誓「抗中挺台」,

    並不是來台灣宣誓挺民進黨。


    現在執政黨的外交成果是台灣人的資產,

    外交成果的影響力會留給下一個執政黨,

    無論下一任總統是候友宜,還是賴清德,

    下一任總統拼外交的路都會更順暢。


    許多泛藍支持者卻對

    ”蔡英文接待來訪外賓“冷嘲熱諷,

    這個世界上應該只有

    中共不希望台灣拓展外交,

    現在卻變成有許多台灣人

    恨不得台灣成為國際孤兒,

    這不奇怪嗎?


    這個世界上居然有民眾會抹黑

    自己國家的外交進展,


    為什麼這樣?

    唯一的解釋就是「恐怖情人」,

    因為他們覺得

    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政黨執政,

    就寧願台灣被孤立。


    以前要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現在是恐怖情人就在台灣人之間。


    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當總統,

    就說「台灣是 ATM, 總統在接客」,

    這不像潑硫酸的恐怖情人嗎?


    我比較好奇的是:

    那些人從「恐怖情人」階段,

    經過學習成長,變成理性的公民

    還需要多久的時間?


    ========

    本文臉書分享連結: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pfbid02k2jK9xnkja5HrmmsgVqi8UqHESuYUGeN13VjK9DyRRYwd2iu32SgYiVxCX4r9mpXl&id=100069882532671


  • 還要教訓民進黨?

     


    「司法改革」其實有在進行,

    台灣的政府已經在推動國民法官,
    整個國家的法治制度要改變,
    讓人民參與司法審判,這是很大的工程,
    萬一做得不好,民進黨會死得很難看,
    這絕對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可是又非做不可的司法改革,
    執政黨已經在做了,並非空轉。
    如果在司法改革這方面,
    執政黨廣告打得不夠,造成人民不知進度,
    那的確是可以檢討,
    可是如果要說執政黨沒有做,
    那絕對不是事實。
    轉型正義這方面,我剛好有參與,
    我就是在政府做228數位檔案資料庫的專案經理,
    因為我有經手這個案子,所以我知道困難的地方,
    這也是一個耗時耗力,有許多困難的地方不為人知,
    舉例來說,許多檔案要解密,
    就必須要得到家屬的同意,
    受難者家屬的後代子孫必須全部同意,
    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就不能公開,
    政府必須尊重家屬的隱私。
    轉型正義這一方面,有在做,
    如果要檢討做得不夠快,做得不夠好,
    或是政府沒有打廣告
    讓人民知道有哪些成績,
    這的確是可以檢討,但絕對不是沒有做。
    軍隊國家化這方面
    是這次選舉的硬傷,
    抗中保台成為了選舉的主軸,
    可是民眾卻沒有參與感,
    我認為這是執政黨無法
    獲得中間選民的選票的主要原因。
    ”藍白“那邊整天在批評蔡英文政府驕傲,
    可是我真的不曉得執政黨到底是哪裡驕傲?
    這種很虛無的,情緒化的批評,
    而不是針對事情討論,真的很奇怪,
    在任何民主國家,執政黨當然會
    強調自己的執政成果,這是很正常的。
    可是驕傲這兩個字通常是形容個人,
    例如柯文哲整天說他台大醫生,教授
    或是高虹安 強調她的的學歷,
    如果要評論哪些人很驕傲,那可以講,
    可是執政黨是一個團體,做了很多事情,
    形容一個執政黨驕傲,
    這就像是講某個公司
    或是某個學校驕傲,這樣的論述很奇怪。
    我覺得評論特定的一件事情
    做得不夠快,不夠好之前,
    應該要做一點功課,
    政府是否真的什麼都沒做?
    而不是自己不曉得,自己不知道
    就跳到結論說政府驕傲。
    我前天剛好寫了一篇文章
    「美國總統對上帝宣示就職,
    台灣的總統對中國人(孫中山)宣誓就職。」
    我的粉專的宗旨就是
    指出台灣長期以來一些不正常的問題。
    結果也是好幾位網友質疑
    那為什麼民進黨不改革「宣誓就職的方式」?
    因為好幾位網友都這樣質疑,
    我上網查一下,
    原來民進黨有推動,是國民黨力擋。
    所以當我有疑問的時候,
    我通常上網只要幾秒鐘就
    可以查到民進黨有沒有做。
    問題是許多網友,
    似乎都不會 Google 找答案,
    就直接下定論民進黨不做。
    我發現台灣有一個現象,
    許多時候我們不曉得事情的細節,
    就直接跳到結論政府都不做,
    儘管民進黨已經在推動,是泛藍阻擋改革,
    結果許多人因為不知道,
    就直接怪罪執政黨沒做。
    然後每次泛綠選舉只要贏一,兩次,
    下次大家就迫不及待的要“教訓民進黨”,
    好像這樣才是懂得“抵抗權威”。
    各位知道柯文哲推了多少事情都失敗了嗎?
    柯文哲是台灣第一個市長
    推動便利商店前面禁止二手煙,結果完全失敗。
    他還推動口罩販賣機,也完全失敗,
    他剛上任的時候做了 1999 市民陳情電話,
    我打過大概一百多通陳情電話
    反應平常生活中會遇到的各種事情,
    例如攤販擋住斑馬線,
    捷運出入口和公園充滿二手煙,
    結果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得到解決,
    全部都是官腔回應,
    如果那些失敗的事情是執政黨做的,
    那麼大家絕對迫不及待的
    又要教訓民進黨了。
    許多人的思維其實還
    停留在「人民選主人」,
    如果真的了解自己是主人,
    那就應該客觀地看待台灣的政府
    裡面各個政黨真正的權力分配,
    了解每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蔡英文真的不是皇帝,
    並不是沒有人可以制衡民進黨,
    例如修憲,
    泛藍就有足夠的立委席次阻止修憲了。
    藍白對執政黨的抹黑造謠已經夠多了,
    我們至少不要在不了解真實狀況下,
    就跟著全盤否定。
    ======
    以上是我在Line群組回應的一位長輩的留言。
    那位長輩分享了蔡教授的貼文,
    他還稱讚蔡教授:
    「很多年青人以為蔡教授是不修邊幅的老嬉皮,殊不知他是康乃爾大學的環境工程博士、是在最嚴格標準檢視下、精英中的精英。」
    另一位長輩也跟進:
    「奴才下賤的台灣人,
    不知死活,繼續做牛做馬吧!」
    看了這些長輩的觀點,
    我似乎更能明白為什麼高虹安會當選了,
    台灣人討論事情,似乎都要先搬出學歷,
    我真的不明白
    為什麼「環境工程博士」就會比較懂政治?
    我小時候在教會的時候,
    一位牧師曾經告訴過我們:
    「博士其實是 “窄士”,
    因為當你學問越高的時候,
    學得就越專精,念到博士的人,
    他們其實是在鑽研一些特定範圍的研究。」
    所以博士不見得就是“博學多問”,
    博士只是專精一門特定的學問,
    並不是有一個博士學位,
    就能夠正確的判斷每一個政治議題。
  • 宣誓就職

     


    這次當選的台灣的市長,議員們

    也將要對這位中國人遺像舉手宣示。


    儘管認同台灣已經是主流,

    但台灣人的日常生活裡仍然

    經常充滿「台灣和中國不分」的奇特現象,

    台灣人卻習以為常,

    已經麻木,不自覺了。


    這造成了在台灣,只要提到「外國」,

    台灣人通常想到的是西方國家

    卻不會覺得中國是外國。


    許多想要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的朋友,

    我覺得我們最大的問題

    是想要一步登天,

    而不是用實際行動

    去剷除這些過去歷史

    遺留下來不正常的細節,

    我們沒有優先呼籲

    要改變過去黨國時期

    遺留下來的細節和小地方。


    從小地方做起,

    人民才會知道一些早已過時的

    中華民國制度有多麼不合理。


    設定一些比較容易

    達成的短期的目標,

    才能準備好在時機成熟的時候

    正名制憲。


  • 為什麼台灣人看小自己?

     


    我每次離開天使之城,

    無論到美國任何地方,

    我都會覺得好像路上的人都變好看了。


    洛杉磯(LA)的名稱是西班牙語

    Los Angeles 

    意思是「天使之城」,

    這個全美國最大的都會區,

    也是全世界著名的都市之一,

    一般上東京,上海,紐約這種大都市,

    都會有很好的公共運輸,

    可是洛杉磯的公共運輸使用率極低,

    幾乎人人都開車。


    由於每天都開車,從家門直達目的地,

    造成了每天極少走路,缺乏運動,

    所以我們天使之城的居民,

    肥胖的比例很高。


    天使之城,其實是「胖子之城」!


    許多事情沒有比較的時候,沒有感覺,

    平常也不會覺得大家怎麼那麼胖,

    可是一離開洛杉磯,

    我就會發現路上的人身材都變瘦了。


    我每次從美國去台灣渡假,

    一到桃園機場,第一個印象是:

    人都變瘦了。


    除了身材,

    我在台灣的這段時間,

    也感受到台灣人的思維上的差異。


    我發現台灣人

    對台灣這塊土地缺乏自信。


    這是顯而易見的,

    例如在網路上就常常可以看到;

    「外國人來到台灣就愛上台灣」


    就連新台灣人吳鳳也在他的臉書

    提到過台灣人應該更有自信一點,

    不需要一天到晚宣傳

    「外國人來到台灣就愛上台灣」。


    許多時候,當讀者不同意我的論點,

    從讀者的留言也可感受到台灣人的自卑,


    我評論過台鐵的問題,失火的問題,

    教育的議題,政府制度層面的問題,

    有些讀者會留言:

    「外國月亮比較圓?」

    「你喝過洋墨水就了不起喔?」


    從這些回應中,

    可以感受到台灣人缺乏自信。


    為什麼台灣人對台灣缺乏自信?


    台灣是在1990年代才開始

    脫離黨國體制,進入民主時代,

    40歲以上的台灣人,

    念過國立編譯館的

    中華民國歷史故事個人都看過這些:


    “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

    ”中國一定強!“

    “我愛中華,我愛中華,文化悠久,物博地大。開國五千年,五族共一家,中華兒女最偉大⋯”

    “中華,中華,可愛的中華!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比你更偉大,

    江山如錦繡,⋯你是世界上文明昌盛的國家。”


    許多事情都是比較,才會有感覺,

    國民黨政府在台灣灌輸中華思維,

    政府教育台灣的「中華兒女」

    對岸的祖國很大,資源豐富。


    這樣的教育和宣傳是

    強人政治常見的做法:

    讓人民覺得國家很強大。


    台灣進入民主化之後,

    這一切都消失了,

    台灣人漸漸的明白

    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台灣人民也開始認知:

    「我們並不是地大物博啊,

    我們不是中國大陸,

    我們只是個小島。」

    因為有比較,所以覺得台灣渺小。


    或許你會不服氣,

    會覺得「我們台灣真的很小啊。」


    那麼我舉一個例子,

    我在美國生活了27年,

    無論是在學校裡,在工作場合,

    如果問朋友「美國是什麼?」

    或是提到美國,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或許會得到的回應:

    「自由,勇氣,自由女神像,

    川普總統,可樂,迪士尼樂園⋯」

    但是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到「地大物博」。


    看報紙文章,或是電視媒體

    評論美國的各種問題,

    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人,

    或是文章說「美國很大!」


    我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人說:

    「我們美國很大,

    所以一定可以解決問題。」


    由於美國不曾出現極權政府,

    沒有黨國教育,

    所以學校的教育也不會吹噓國家的強大。


    美國人的思維裡,

    「土地很大」和「強大」

    是沒有關聯的。


    美國人覺得

    只要有勇氣追求夢想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而且我們的「祖國」英國就是一個島國,

    只有台灣三倍的人口,

    她曾經征服全世界,成為「日不落國」。


    大英帝國能夠征服全世界,

    不是因為他們有資源,

    當然也不是因為土地大,

    因為他們有探險精神,有海洋國家的精神。


    我們覺得任何人

    無論多渺小,都有可能改變世界。


    美國不是一個

    整天讚賞自己有多大的國家,

    相對的,

    我們有冒險的精神,

    我們充滿好奇心。


    我認為,在幾個世紀內

    中國都不會成為先進國家,

    因為他們的文化就是他們的包袱,

    他們的包袱太大了,

    而且由於中國太大,要改變更困難。


    台灣的大小不是問題,

    問題是

    台灣人有多大的夢想。


  • 我和台灣人說話的感覺


    我在台北的時候會參加英文社團,

    當我看到美國人的時候,

    我會覺得看到同鄉,

    當我在一個大家來自不同國家的社團時,

    我就會覺得很自在,

    有點像回到美國。


    我其實也很喜歡去

    台灣所謂的「移工聚集地」,

    因為在一個多國語言的環境裡,

    聽到我聽不懂的語言

    我會覺得很自在,就像回到美國洛杉磯。


    例如中壢火車站對面有一間

    越南人開的越南餐廳,

    裡面的顧客幾乎都是越南人,

    我就很喜歡去那間餐廳吃飯,

    因為我會覺得很自在。


    在台北的捷運上,

    如果我看到金頭髮白皮膚的外國人,

    我也會主動跟他們交談,

    我想問他們從哪裡來,

    因為我覺得我看到了同鄉。


    和外國人聊天的好處是

    我想講什麼就講什麼,

    不用擔心別人會

    覺得我故意要「秀什麼」。


    我有一次在天母的一間 Subway 點三明治,

    排隊的時候,我前面是一對母女,

    媽媽牽著女兒在點菜的時候,

    原本說的是流利的中文,

    當她手指的櫥窗裡的不同的青菜,

    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

    然後就中英混雜的說:

    「給我那個.... cucumber, 

    誒,那個…. olives….」


    她和我一樣,

    講中文沒有英文口音,

    可是有些字卻只會用英文說。


    儘管我不認識她,但是我知道,

    她的背景一定和我很像,

    大約10歲左右就移民美國,

    所以講中文的口音就像台灣人,

    可是只會用英文說一些名詞。


    當我們和這樣相似背景的人認識的時候,

    我們可以聊得很高興,

    講話可以隨意的中英混雜,

    可是當我們跟台灣人講話,

    可能就會被認為:

    「故意秀英文?

    故意透漏你們來自美國,

    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我剛回到台灣的時候,

    除了有些字我只會用英文說,

    當我說中文的時候,

    其實我的一些中文經常是中國用語,

    例如我會說「視頻」。


    我有個朋友大感不解:

    「為什麼你講話除了混英文,

    還說中國用語?」


    其實美國洛杉磯那邊的華人移民很多,

    我大學時認識的幾個好朋友是中國人,

    我聽多了中國用語,

    所以我自然的就說中國用語了。


    其實我的文章都是經過

    台灣的朋友幫我修改,

    去除了許多中國用語。


    當我說「中國用語」的時候,

    沒有人會覺得我愛現。


    可是當我講話不小心用英文,

    或是透漏我的背景,

    有時候我就會挨罵了。


    如果是白皮膚金頭髮的人

    中英夾雜就沒關係,

    或是所謂的「ABC」

    講中文的時候有濃厚的英文口音,

    甚至完全不會講中文,那就沒關係,

    他們還會得到關愛的眼神。


    可是像我們這種十幾歲

    才移民外國,如果回到台灣不小心

    透漏了自己外國背景,

    或是講話中英混雜,

    就很容易被當作是愛現。


    有一次,我的朋友說

    他寫電腦程式語言 Python, 

    他發音 「Pie 森」,

    我告訴他,那個字是蟒蛇的意思,

    正確的發音是「pie 放」。


    他不相信我,他說

    他公司人都是唸「Pie 森」啊!


    我告訴他:

    「那是因為你們說台式英文,

    你如果去外國,你就會發現

    外國人不是這樣發音。」


    儘管我跟他很熟了,

    他也知道我的人生大多都在美國,

    他還是不相信我。


    我後來想,

    如果是一個金頭髮白皮膚的

    外國人告訴他正確的發音,

    他應該就會相信。


    我在美國的一個朋友,

    她的父母是台灣人,她是在美國出生,

    後來全家搬回台灣住了很多年,

    然後她才又回到美國唸書,

    她獲得教師學歷 (TESOL)

    之後去台灣教英文。


    她告訴我:

    「台灣的英文補習班會

    付較高的薪水給白人,

    像我這樣是台灣人血統,

    薪水就比較低。」


    背後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許多台灣的家長覺得

    白人才像美國人,英文口音才會標準。


    有一次朋友問我在台北的家多大,

    我說我大概知道幾平方英尺,

    因為美國都習慣用英尺,

    我對「坪」沒什麼概念。


    我後來想到之前租的地方大約10坪,

    我想一下大概的大小,

    我就告訴他可能10坪吧。


    朋友就說:「你明明知道幾坪,

    幹嘛不說? 幹嘛故意講平方英尺!」


    所以我一時沒想到約幾坪也是故意的?

    不過如果是一個白人說平方英尺,

    就算他在台灣住了幾十年,

    我的朋友大概也不會覺得白人是故意的。


    能夠明白為什麼我和台灣人講話

    要小心謹慎了嗎?


    不過我很肯定,

    如果我是來自非洲,

    隨口說非洲的習慣用詞,

    或是非洲慣用測量單位,

    那就「不是故意的」。


    台灣人的這種框架是:

    「以別人國家的成就,

    當做衡量別人高低的一種集體主義」。


    這種框架不是天生的,

    那麼這種框架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很喜歡這段話:

    「以不可改變的條件

    作為評價他人的標準,

    恰恰是中華文化的典型表現。」

    (注)


    =========

    注:

    「恕我直言,

    以不可改變的條件

    作為評價自身和他人的標準,

    恰恰是“支”的典型表現。」

    -by 說真話的徐某人,聊評論18集


    部落格分享連結

    https://www.usa-taiwan.com/2022/11/blog-post_28.html


  •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

    恐怖情人就在台灣人身邊

      『而夫人周美青,一樣可以用流利的英文, 陪官夫人們閒話家常, 成功扮演好自己第一夫人的角色。 結束國宴,馬英九搭高鐵也要拼外交, 輪翻和外賓一路從高雄聊回台北。 外賓:「恭喜恭喜,這是一趟美好的旅程。」 ⋯ 不管是一對一、一對二, 還是夫妻同心一起聊, 周美青美國紐約大學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