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人是否有能力票選法官,票選檢察官?

     


    幾年前的美國總統大選,

    還有這次美國的期中選舉,

    我都分享了美國

    民選法官,民選檢察官這件事,

    (其實司法部長也是民選)

    每次都有台灣人留言:

    「台灣人民沒有能力

    選舉產生法官,檢察官。」


    為什麼有些台灣人會懷疑

    「台灣人是否有能力

    票選法官,票選檢察官」?


    為什麼美國人沒想過

    自己是否有能力投票

    民選法官,民選檢察官?


    那是因為美國人沒有經歷過黨國教育,

    台灣人經歷的黨國教育造成了

    影響深遠的「英明聖主思維」。


    台灣的黨國教育直到1990年期間才慢慢退場,

    台灣有將近一半的人經歷過黨國教育,

    台灣人小時候在學校會

    歌頌蔣介石是世界偉人,

    所以會追求賢君聖主,

    可是美國人沒有這種思維。


    美國人的國民教育,

    大部分在初中或是高中就

    已經對美國憲法有基本的認識,

    學校教的是憲法裡面的一些重要概念,

    所以美國人從小的思維模式

    是在制度層面,是法治的概念。


    而台灣人接受了國民黨

    帶來的中國式教育,

    思維是停留在聖人思維裡,

    也就是人治的概念。


    許多事情是相對性的,

    如果有領導像聖人,那人民就像蠢人,

    就像有人覺得自己智商157 ,

    他自然會覺得別人是笨蛋,

    就像有人動不動就要

    說自己是「台大,北一女,斐陶斐」,

    她自然會看不起別人的學歷。


    所以當台灣這個地方

    有一半的人經歷過黨國教育,

    曾經在學校唱歌歌頌蔣介石是偉人,

    許多人自然會覺得台灣人民不夠格,

    會覺得台灣人民沒能力判斷,

    因為期待很厲害的領袖

    這已經在潛意識裡了。


    相較之下,

    美國人根本沒有想過

    「人民會不會太笨?」

    美國人只會思考

    法律應該怎麼改,

    法律賦予政府官員的權力是否合理,

    官員是否有越權的狀況,

    制度是否合理?


    因為美國人從來沒有被「蔣公」

    這樣的世界偉人領導過,

    美國人從來沒有唱過:

    「您是人類的救星,

    你是世界的偉人總統⋯⋯」

    美國人出生就已經是國家的主人,

    已經習慣自己做決定了。


    范疇說台灣人有”明君病“,有”中國病“,

    我以前不太懂他的意思,

    我這段時間寫這個粉專,

    看到許多讀者的留言,

    我慢慢地能夠體會他的意思了。


    一直想要找別人代班,

    希望別人幫自己管理政府,

    不相信人民有權參與司法權,

    不讓台灣成為真正三權分立的國家,

    那才可怕。


    =====

    照片是電影「讓子彈飛」裡的一幕,

    當縣民看到新縣長主持正義,

    縣民就很自然的跪下了。

    新縣長大喝:「起來! 不許跪!」


  •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