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台灣牛 】

    【 台灣牛 】


    我剛開始在縣政府上班的時候,

    身邊的一位同事 Robert (黑人),  他是在我們的IT 部門裡做最低階的 tech support.

    我因為有大學學歷,所以剛進去的時候就是中階的系統分析師。

    辦公室裡還有兩個和我同樣職位的,分別是一名白人和另一名黑人。


    Robert 跟同事聊天說話的時候常常會說:

     「啊我就黑人啦,黑人就是受到這種待遇⋯」

    每次同事聽他開口閉口都是講種族,都是笑笑不說話。


    我因為是新進來的菜鳥,也是辦公室裡年紀最輕的,

    我很聽話,主管(白人)叫我做什麼,

    我就馬上做,認真做,努力做。

    Robert 就看不順眼了,他常常私底下跟我說:

    「我們的主管是一個 asshole (王八蛋),你幹嘛那麼聽話啊!」

    我說: 

    「我的主管就是我最重要的客戶,

    我只是想讓我的客戶滿意。」

    Robert 很不以為然,

    之後他在辦公室就幫我取了一個綽號,

    在大家面前,他都叫我Mule.  

    Mule 是一種驢子,

    他嘲笑我是一個卑賤,做苦力的驢子。


    不過我覺得,比較精準的稱呼,

    或許應該是「台灣的水牛精神」。

    我就這樣傻傻的,努力的工作三年,

    然後我就被升遷了。


    我也沒有要求升遷,我只是一個傻傻的工程師宅男。

    可是我做了我們部門裡最棘手的大案子,

    而且做得很好,

    當他們決定要升遷的時候,主管認為我是不二人選。


    我這個系統分析師升遷之後,

    原本那兩位同事,剛好一黑一白,

    兩位很照顧我的前輩大哥哥都成為我的下屬。

    主管還多請了一個 part-time 的墨西哥裔當我的助手,

    所以我的下屬就是一個白人,一個黑人,一個墨西哥人。

    我成為我們電腦部門主管下位階最高的人

    (一人之下,其他人之上),我也是最年輕的。


    Robert 一直都沒變,

    每次開會,或是在辦公室聊天的時候,

    他開玩笑的模式都是:

    「我被抓超速,因為我是黑人~」

    「是因為我是黑人所以派我去做嗎?」


    沒錯,美國有種族歧視是事實。

    Robert 每天都遇到。


    我可能運氣比較好,我從來沒遇過。


    ———————

    這張照片是台灣水牛, 因為台灣牛勤奮的工作,

    這塊土地上的人才有飯吃。

    這張照片獻給在台灣努力工作的人,

    因為你們的努力,才能讓你們家裡的小孩不愁吃穿。  

    你們才是讓台灣前進的人。


    Blog share link:

    https://www.usa-taiwan.com/2020/06/blog-post_21.html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