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沒有成本的政治學 】

    【 沒有成本的政治學 】


    我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天, 

    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計算成本。 

    如果大潤發有特價牛奶, 
    可是距離家好遠, 跑那麼遠去買值得嗎?
    想要每天下班都運動健身, 可是下班已經很累了, 
    還要去嗎?

    如果一個人有無限的金錢, 無限的體力, 
    那麼思考模式會是完全不一樣的。
    想買什麼就買什麼, 反正無限的錢。  
    想做什麼就去做, 完全不需要休息。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 世界上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有成本。

    可是有許多在我們身邊, 
    每天生活息息相關的事物其實有著巨大的成本, 
    我們卻很少去想到背後的成本。

    那個東西就是:  政府提供的建設與服務。

    一般人看到政府做了一個建設, 如果覺得好用, 
    就覺得這是政府的德政, 感謝政府。
    如果政府提供的一個服務, 滿足了我們的需求, 
    就覺得政府做得很好。

    舉個例:
    下次在台北搭捷運的時候, 注意一下, 有些廁所的入口上面有一個顯示燈。  會顯示廁所裡面還有幾個沒有人正在使用的馬桶。 看到這個燈, 我們就會知道走進廁所是不是馬上就有馬桶可以用。 

    感覺是個不錯的設備。  
    應該沒有人會反對。

    可是如果我們知道這個指示燈一個要一百萬, 
    而且其實不是每個人都會看那個燈, 
    一天可能就50個人會看。  
    那麼我們還要花錢做這個設施嗎?

    如果這個指示燈一個要五百萬呢?  
    還贊同用我們付的稅金去做這個東西嗎?

    如果一個要一千萬呢?

    可是因為沒有人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錢做這個燈, 
    所以我們都覺得有做總比沒做好。

    美國人比較不會像台灣人這樣這把政府提供的服務和建設都當成免費的。

    為什麼?

    不是因為美國人比較聰明,
    不是因為美國人比較關心政治,

    美國人比較有成本概念的原因是:

    美國有各種細項的政策公投!

    而且是有實際價格的公投, 
    不是像台灣那種概念式的核四公投。

    美國選舉的時候, 大家最關心的甚至不是候選人,
    通常最關心的是公投的議題。
    一到選舉的時候路邊就會有許多廣告。
    例如: Yes on 25, No on 32….
    就是叫大家要支持xx號提案, 或者是反對xx號提案。
    有時候開車聽收音機, 
    就會聽到支持和反對的雙方各持己見。 
    支持的可能會說:  
    如果不提高十億的預算讓高中老師有合理的薪資, 
    我們的教育就會完蛋, 下一代就再也沒前途了。
    反對的可能會說:  
    提案的人是為了圖利特定的族群。  
    這個提案完全是浪費社會資源, 而且對教育一點幫助都沒有的。  我們一定要反對到底。

    然後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人民就可以上網做研究, 或者是和親朋好友討論。  在選舉的那一天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
    阿不是.....
    是投下神聖的很多票。

    每次選舉都有一堆公投法案。

    這樣有什麼好處?

    舉例來說, 或許最近馬路坑坑洞洞, 
    有一個提案是在汽油的消費中增加一塊錢的稅金, 用來維修道路。  (我之前在美國的縣政府的一個部門上班, 我們的部門的很大的部分的資金來源, 就是來自公投案通過的汽油稅金。  那是一分錢的汽油稅金)

    或是另外一個公投案:  
    增加一部分的房地產稅用來維修社區的公園和綠地。

    有了這些公投案, 人民就要自己做決定:  
    要把錢花在那?  要花多少錢?

    如果和美國比較, 
    台灣人民覺得自己是民主政治, 
    其實台灣是一種民主巨嬰政治。
    選舉結束之後就把一切大小事交給市長做。 
    幾年以後看自己感覺如何, 再選下一個大家長照顧我們。  
    我們都像嬰兒一樣, 不用動頭腦, 
    不用做決定, 讓政府照顧。
    就像現在有個市長號稱他很會修馬路, 
    可是大家在看這個議題的時候,
    卻沒有想到前任市長修馬路花多少錢,
    現在這個市長是不是把其他的預算挪來修馬路?

    現在台灣的政黨和候選人都在買票。
    而且他們不是用自己的錢, 是用納稅人的錢買票。
    這是一種沒有成本的政治。
    台灣在選舉期間的許多「政見」根本就是買票宣傳, 
    韓國瑜說: 全國的老人國家養, 
    郭台銘說: 全國的小孩國家養。  
    將來會不會有哪個候選人說全國的小三也國家養?
    可是台灣早已走向全面性的補助社會, 
    已經快速的變成社會主義國家了。

    例如台灣政府推動公立幼稚園, 公共住宅, 老人日照中心。
    台灣人從出生到老, 都受到政府的照顧。
    民眾一片叫好, 
    很少有人質疑這些公共建設和服務的成本是多少?  
    也很少有人思考:  
    政府拿納稅人的錢來做的這些東西, 效率和品質如何?  

    大家覺得公共住宅很便宜, 
    那些抽籤抽到的, 
    符合資格的人, 住在裡面覺得很便宜, 
    可是興建那些公共住宅的還是一樣來自納稅人的錢。  
    政府興建的住宅品質有比較高?  (ref 1)
    有比較便宜嗎?
    猜猜看,
    政府投資在公共住宅上已經花了多少納稅人的錢?
    台灣做社會住宅已經舉債3000億!(Ref 2)
    除了營建經費 社會住宅土地成本還需9680億元!
    而且台灣的出生率世界倒數第一, 
    這幾年房市已經開始走下坡。  
    將來房市泡沫非常有可能。  
    就算是要興建公共住宅, 
    如果有公投, 而且是有實際預算數字的公投,
    我們人民的思考就會變成:
    我們要不要拿我們的稅金 xx億元興建xx個公共住宅?
    最近因為武漢病毒疫情, 
    在路上有時候都會看到藥局門口有許多人排隊買口罩,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推出了自動販賣機(ref 3),
    讓民眾可以節省排隊的時間,
    同樣的道理,一般民眾都會支持這種便民的設施,
    卻很少人會去思考政府花了多少錢在做這樣的工程。
    假設這些自動販賣機的成本除以平均每個人排隊領口罩的時間,
    結果發現成本是: 
    節省每1小時的排隊時間的成本是$500台幣!

    那麼民眾還會支持政府提供這樣的自動販賣機嗎?

    負責任的政府,
    應該要主動公布一個新的建設的預算成本。
    (ref 4)

    如果用自由市場的角度來看待問題,
    如果口罩自動販賣機是一種合乎成本效益的銷售方式,
    那麼藥局自然會想要添購這樣的機器,
    讓自己得到更好的競爭力,吸引顧客上門,
    如果沒有藥局願意這麼做,
    那麼投資這樣的自動販賣機或許不符合成本效益。

    我們應該要了解,不是政府做得越多就越好,
    有些事讓政府做會更好嗎?  
    政府做事情會比民間企業更有效率嗎?

    _________

    《後記》
    因為我在美國的縣政府工作14年, 幫他們做了電腦化的成本會計系統 (Job Cost Accounting System)。  我們看電腦報告, 就可以知道做路燈花了多少錢,柏油路花了多少錢, 冬天鏟雪花了多少錢,用了幾個小時的勞工,用了多少噸的水泥⋯ 細項的成本都知道。
    我幫他們做這個成本會計系統之前,我們縣政府不曉得做了一條橋花了多少錢,不知道去年修馬路總共花多少錢, 我們之所以會做這個會計系統是因為州政府的規定。
    台灣的政府會計系統並不包括細節的成本。  如果會計系統沒做好,基本上就不可能做好規劃。  立法院應該定法律要求台灣的地方政府都要有詳細的成本會計系統,並且要有定期的查帳。  人民的納稅錢不應該像是霧裡看花一樣, 錢到底花去拿了大家都“嘸宰羊”。

    Ref 1:
    公共住宅的品質
    https://youtu.be/fAAR_vwyKpA

    Ref 2:
    10萬戶社會住宅成本高達3000億

    Ref 3:
    台北市政府舉辦實名制口罩自動販賣機試辦上線記者會

    Ref 4:
    大官的提字

    本文的臉書分享連結:

    本文的部落格分享連結: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