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排名思維 】

    【 排名思維 】



    在台灣,學校考試完畢會公佈學生的成績,
    甚至在個別的學科上也有詳細的排名。
    一個班級裡,誰是第一名,
    誰在前十名,誰在倒數,
    每個人都有名次,還能做全校排名。
    感謝台灣學校這種公開透明的制度,
    讓排名前半段的學生可以趾高氣揚,
    讓排名吊車尾的學生懂得「自慚形穢」。
    在此建議:
    學校除了維持把排名公布的優良傳統,
    也可以考慮強制學生身上掛個牌子,
    寫上學生的名次,
    讓大家比較容易分辨誰是「勝利組」,
    誰是「魯蛇」。

    美國的高中老師批改完考卷,
    把考卷交回給學生的時候,
    通常會把考卷折起來,
    不讓任何人看到分數。
    美國的老師注重學生的隱私,尊重學生。
    在學校裡,
    學生只知道自己的成績是「好」,
    或是「不好」,
    不會曉得自己在班上的排名!

    台灣社會似乎充滿了「排名思維」,
    而這樣的思維來自台灣的學校教育。

    台灣許多的媒體在評論議題的時候,
    往往會以台灣在世界上的排名當做很重要的指標。
    這一點和美國在評論時事上不太一樣,
    美國在評論一些社會議題的時候通常只針對問題做分析,
    比較不會提到美國自己在世界上的排名。

    「排名思維」容易造成大家停留在「拼量」的思維:
    用同樣的方法,但是投資更多的努力,
    來取得成果。

    iPhone 的第一代推出的時候,
    市面上流行的手機都是在強調「輕薄」,
    例如 Mortorola 的 Razer V3 就在市場上刮起旋風。(註1)
    許多手機還有很炫的功能,像是可以換殼。
    所以當 iPhone 上市的時候,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
    許多人懷疑,
    市場能不能接受這隻烏漆抹黑,
    不能換電池,「厚重」的小手機?

    當時沒有人能料想到,
    蘋果會因為 iPhone 成為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

    在資訊產業, 
    許多人追求的就是「更快的 CPU」,
    「更強」的功能。
    蘋果當年卻能夠跳脫傳統思維, 
    走一條不同的路,成為手機市場的龍頭!

    在當時的手機市場,
    大部分的公司就是希望能夠做出更薄,更輕的手機,
    就像是台灣的教育思維: 
    「別人下課之後還要唸書兩個小時,
    那我就念四個小時,
    別人為了唸書,放棄玩耍的時間,
    那我就放棄談戀愛的時間,放棄更多,
    讓自己在下一個考試的名次更高!」

    如果當初 Steve Jobs 相信市場調查的數據,
    相信消費者想要的是比 Razer V3 更輕,更薄的手機,
    那麼就不會有 iPhone 了。

    儘管當時許多電腦雜誌會對手機做評比,
    例如手機重量的排名,CPU 運算能力的排名, 
    但是 Steve Jobs 並不認同那些電腦雜誌的評分方式。
    Steve Jobs 想要設計的是他自己認為最好的手機。
    與其說他是一個跳脫排名思維的人,
    更精確的說法,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有「排名思維」的人!

    —————
    後記:
    Steve Jobs 決定加入手機市場的時候, 他的團隊並沒有想要追隨市場的趨勢。
    他們定了兩個重要的目標。
    1. 手機必須簡單而且容易使用, 目標是三歲小孩都能夠懂得如何解鎖。
    2. 這會是一個可以蹲在馬桶上的時候都能夠輕易使用的手機。

    他們真的找了一個三歲的小孩來做測試,確認三歲小孩都能夠懂得如何解鎖 iPhone 手機。
    當時的手機市場已經是有幾間大公司瓜分的市場,蘋果進入手機市場的時候已經是百家爭鳴的時代了。  當時流行的手機仍然有一部分是有鍵盤的設計,有的還有觸控筆。  

    註1:
    麼托羅拉Razr V3登頂史上最酷手機 你服不服?

    FB Share Link:

    Blogger Share Link: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