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缺乏「理觀點」的政府 】

    缺乏「理觀點」的政府


    前一陣子無意間在臉書上看到一個粉絲頁: 「理觀點」。
    板主的名字好像是 Leo.
    Leo 常常在網路上分析台灣交通制度不合理的地方,
    他用外國的交通規劃為例, 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合理的交通規劃。
    他還用電腦繪圖重新設計台灣道路應有的規劃。  

    因為 Leo 經常指出外國的交通設計的優點, 指出台灣需要向外國學習的地方,
    所以有一些台灣人在他的粉絲頁上嘲弄他, 質疑他, 甚至罵他。
    我也看到他因此有時候會有情緒。  
    但是他仍舊繼續在臉書上指出台灣交通設計不合理的地方,
    這就顯示 Leo 對交通改善有熱情,
    Leo 是一個住在紐約,愛台灣的人。

    後來我看到理觀點的版主 Leo 居然是個18歲的年輕人!

    18歲的男生通常是在想些什麼的年紀?
    一般18歲的男生腦子裡想的應該是: 
    開趴、把妹、打炮、飆車、甩尾、抽麻、泡夜店。
    如果乖一點,可能只會擔心考試升學的問題。

    這位 Leo 不但是個人才,
    而且是一個愛台灣的人才!

    這樣有專業技術的人,尤其是工程師, 或是 City planning, traffic design engineer 這樣的人在美國,起薪通常是8萬 , 9萬美金 ,
    能力強一點或許有升遷,
    累積幾年的工作經驗之後, 薪水是十幾萬美金都很正常。  

    假設 Leo 決定回台灣,貢獻所長,願意在台灣當個公務員, 
    在台灣的交通部上班, Leo 首先可能要苦讀幾年, 考公職。  如果他是像我這種不會考試,也不愛讀死書的人,那他就不可能有機會進入台灣政府。  就算他真的考個公務員進入台灣政府, 如果他沒有很棒的社交手腕,不懂得做人, 就不可能在許多年後升遷成為可以影響決策, 改善台灣交通的人。

    我曾經在台灣的雜誌上, 看到有文章批判台灣的公家機關是:
    「有能力的人進不去,沒能力的人不離開。」

    如果我是台灣的交通部長, 我會坐飛機去紐約站在 Leo 家門口等他, 
    然後求他加入台灣的交通部,  買頭等艙的機票請 Leo 回台灣, 
    幫我們改善台灣的交通!

    但這種事不會發生。  

    當然,與其責怪現實的制度沒辦法讓人才發揮,
    從另外一個觀點,我們也可以把責任歸咎於有能力的人也應該自己努力找尋可以發揮的舞台。  
    例如, 1943年出版的小說 The Fointainhead 是 Ayn Rand 用七年時間撰寫的小說, 這本小說雖然被12家出版商拒絕, 出版後卻大為成功,至今仍然歷久不衰。  
    如果 Ayn Rand 被第12家出版社拒絕之後就放棄了,
    那麼世人就不會知道這本名著。

    然而,我的背景是系統分析師, 並不是牧師, 
    所以我在評論事情的時候,盡量不是批判一個人是好還是不好,
    也不是要求任何人應該做什麼事, 而是分析制度所造成的結果。  
    所以我認為重點不是 Leo 將來是不是有能力讓他的長才可以發揮,
    而是: 我們的制度能不能讓有能力的人發揮他的才能。

    我在美國的大學畢業之後, 在網路上申請了縣政府的工作,
    面試的過程中, 我的主管只是詢問我一些資料庫的基本概念,
    看過我的學歷和證照之後,就聘用我了。

    我不需要像許多台灣人那樣,去上什麼考公職的補習班,寒窗苦讀兩年,
    然後在萬中選一的公職考試中脫穎而出, 
    美國政府要的是有能力做事的人,面試過程就和一般公司一樣。

    進入政府之後,身為我們資訊科的菜鳥, 我馬上就被賦予重任。
    當時我們的 Solid Waste Management Division (七十幾人的部門) 的電腦系統無法使用,
    因為電腦系統無法使用,所以我們無法送出帳單。 
    我們無法對垃圾車公司收取每個月大約三百五十萬美金的費用。

    我到了那個部門,第一次開會的時候, 執行長、首席會計部門首長, 
    和其他部門首長都參與了會議,他們問我對現有的電腦系統有什麼看法。  
    我因為沒經驗,只懂得課本上的知識, 所以回答的時候不會修飾,
    我就直接說: 「那個資料庫的設計不正確,這個軟體的流程有問題,這個有問題,那個有問題,整個系統有嚴重問題⋯」 噼哩啪啦的講了一堆,還混雜了資訊業的專用術語, 那些大官的反應是:「那就拜託你了!」
    我花了半年的時間,升級了電腦系統,重新訓練員工,改善了那個部門的流程,解決了所有問題,Solid Waste 部門終於可以再次用電腦列印帳單,得到每個月大約三百五十萬美元的收入。

    事後,那個部門的執行長寫了一個 email 給我的上司, 
    其中一句話是: ”Eric sure bailed us out of a mess.”
    那位執行長感謝我讓他們度過難關.  
    我因此得到了我們 Public Works 部門(650個員工的部門) 最大的軟體更新系統的案子, 我在縣政府做了三年就得到升遷, 我身邊的資深同事,一個黑人,一個白人,他們兩位像大哥哥一樣對我很好的同事, 都成為我的下屬。  
    他們不但欣然接受我這個後生晚輩成為他們的上司, 
    還跟我說 “You earned it!”
    因為我的責任越來越重,主管還多請了兩個助手給我。

    有一次開會的時候,我的上司告訴大家要以我為榜樣。
    我還得過我們部門的本月份最佳員工。

    所以我是不是很厲害?
    我覺得,有很多的台灣人比我更努力,能力比我更強,我只是個普通人。
    可是在美國政府的制度裡,我可以發揮, 
    在我們的部門,我不是一個特例,
    其他的同事,只要努力工作的,通常都會得到機會。
    任何人只要願意努力,就會有舞台!

    例如我們IT 部門有個口音很重,韓國腔的英文常常讓我聽不懂的韓國人同事,
    他因為努力地工作,也得到升遷的機會。
    我在美國鼓勵我身邊的朋友找政府的工作,
    我身邊有許多朋友都因為我的鼓勵,後來得到政府的工作。

    那麼台灣政府能否讓有能力的人發揮呢?
    因為我在國史館裡有許多好朋友,
    所以我就不和大家分享我之前在台灣政府上班的經驗了。
    但是我們可以參考台灣的國父紀念館的故事。

    許多年前,
    中華民國政府,決定興建國父紀念館的時候,
    他們找了一個建築設計師,
    這位建築設計師把藍圖畫好,上交給國民黨的大官之後,

    審核的過程差不多是這樣:
    大官坐在舒適的皮椅上,斜眼看著設計圖,
    用官腔的口吻說, 「你畫的這個看起來不怎麼威嚴啊! 國父是個偉人。  
    你回去重畫吧,國父就像皇帝一樣偉大,所以應該是個宮廷式的設計。」

    設計師愣了一下:「可是國父不是推翻滿清,推翻帝制嗎?  
    那麼做一個中國宮廷式的屋頂不是很奇怪嗎?」

    大官說:「叫你做就做!」

    我想這位建築師當時心中絕對沒有罵狗官,
    他一定是感謝官員的指示, 讚嘆官員,感謝官員的智慧。

    可是也在這位建築師的堅持下,國父紀念館的屋頂有一個上掀式的設計,
    象徵打破威權統治,打破帝制。

    這位建築師叫做王大閎,
    建築作品以國父紀念館, 和「國立故宮博物院競圖原案」最為知名。
    他是英國劍橋大學建築系學士, 美國哈佛大學建築碩士。
    許多人認為他是中華民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建築師。
    自從國父紀念館這個案子之後,他就不太願意接政府的案子了。

    我覺得, 
    沒有中華民國政府, 
    Leo 這樣的人才,在任何公司,或是在美國政府,都會成功。
    但是中華民國政府如果招攬不到像 Leo 這樣的人才,
    或是無法讓 Leo 那樣的人才發揮長才,
    那就是我們台灣人的損失了。
    ——————————
    這是「理觀點」的臉書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LeoTTwn/

    本文分享連結:

    Blog:

    這些照片是我在台灣新竹兩個月內看到的交通狀況。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