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改變歷史的人 】

    【 改變歷史的人 】
    我在洛杉磯的時候,認識一些台灣鄉親,他們很努力的找朋友去參加一些台灣的政治活動。所以台灣知名政要的餐會和演講,我幾乎都有幸參與。
    多年來,我不只在電視上看到台灣政策方向的轉變和政黨輪替,
    也曾經在洛杉磯和這些知名的政治人物同桌共餐。
    有一次參加一場活動,是一名來自台灣的年輕人在推廣理念,
    我從來沒聽過他的名字,出席只是因為那個週末我剛好有空。
    我還記得活動辦在飯店的一個小會議室,去的只有十幾個人。
    這個大學生請我們拉椅子圍成一個圓圈,他就在中間和我們分享他的一些想法和心得。
    我對他的印象極為深刻。
    我還記得事後我跟朋友說,那個年輕人「不正常」!
    年輕人是個大學生,大約20出頭,但是他的氣質,見識,像是一個30幾歲的人,成熟氣質遠遠超出實際年齡。
    他給我的感覺,就不是「一般人」。
    那天我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他邀我去參加 FAPA 的年度活動(FAPA National Advocacy Conference)。
    FAPA 是一個民間的草根外交團體,多年來參訪美國國會,為台灣遊說國會議員通過法案支持台灣。FAPA 的宗旨就是希望美國會把台灣當成盟友,並且支持台灣的主權獨立和民主的發展。他們在美國首都有一間辦公室,在第一線為台灣打拼。
    FAPA 的年度活動是在每年九月期間,在美國首府華盛頓舉行的三天兩夜活動。邀請全美國各地的大學生或是研究生來參與。
    我和朋友在網路上報名,訂了飛機票,幾個月後就帶著西裝前往美國首都了。
    我們抵達的第一天先參觀博物館,然後入住旅館。第二天開始密集的全天課程,FAPA 的志工們跟我們解釋美國的行政體系,教我們如何找自己選區的國會議員,每個人做功課了解自己選區議員的政治傾向和關心的議題。大家依照選區分組,然後一塊討論走進國會議員辦公室的時候要如何陳述我們的理念。
    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就是這樣認識的。參加活動的幾乎都是住在美國的台灣第一、二代移民。有大學生,有博士生,有些在美國出生的第二代只會講台語和英文。雖然大家來自美國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背景,但是大家都有相同的信念。
    第三天,一大早大家就穿著正式服裝出發。一起吃早餐的時候,FAPA 的志工還不斷地叮嚀我們在國會大樓裡面的路線,美國國會很大,有參眾兩院,在國會大樓裡我們拿著地圖找自己選區的議員辦公室。
    那一年我們的主題是希望美國和台灣簽訂自由貿易協定 - FTA。當時是馬英九執政的時代,台灣和中國簽訂了ECFA 貿易協定,貨物貿易已經大幅放寬,只剩下服務項目還沒有執行,很快的台海兩岸就會是一個經濟共同體。
    許多人對此相當憂心,我們只能期盼美國和台灣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不要讓台灣在經濟上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 “中國” 的籃子裡。
    我們快步地向國會大廈,日頭炎炎,我穿著西裝渾身是汗,
    我們只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多探訪幾位美國國會議員。
    我們走進議員辦公室,議員助理帶我們到會客廳,然後我們說明來意,並且拿出數據證明台灣一直是美國重要的貿易夥伴。
    助理很客氣的說:
    「議員也支持民主自由,至於要提案和台灣加強貿易交流,你們是否有得到其他議員的贊同呢?」我們說目前還沒有聽說哪位議員願意支持,
    助理就說:「等你們得到其他議員的支持的時候再讓我們知道,我們一定會支持你們。」
    碰了一個軟釘子,我深怕夥伴們會因此氣餒,
    我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和夥伴們繼續前往下一個議員的辦公室。
    我們跑了好幾位議員的辦公室,接連碰好幾個軟釘子。所有夥伴在國會大廈裡奔走,經過一個休息廳的時候遇到其他小隊的戰友,大家一塊合照,喝點水,繼續衝。
    在前往下一個議員辦公室的路上,
    小隊裡的一位女大學生突然哭了,
    我們幾個夥伴都嚇了一跳,問她怎麼了?
    她說,“I am sorry. I just feel hopeless. I don’t know….maybe it is inevitable. China will take Taiwan eventually….”
    我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的白人夥伴不斷地安慰那個女生,待她收拾好情緒,
    我們就繼續衝下一個議員的辦公室。
    到了約定的集合時間,所有人一起搭乘接駁車回到旅館,收拾行李,然後大家依依不捨地前往機場各自回家。
    其實在那過程裡,我也會問自己,我花錢買機票千里迢迢的從美國西岸飛到美國東岸,用我的時間遊說美國國會議員,結果台灣人自己選擇和中國經濟共同體,然後失去主權,我是不是很傻?我到底是不是在浪費時間?
    後來爆發了太陽花運動,那個衝進立法院的學生領袖,
    就是當年來到美國和我們談話的那個學生 - 林飛帆。
    所以我常常想,做大事的人,究竟是時代給了他機會,還是他創造了時代?
    如果當年立法院的警衛把那些學生擋下來,沒有讓他們衝進立法院,台灣現在已經滿街都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就是現在進行式了。
    其實太陽花之前就已經有許多人非常的焦慮,到處奔波,想辦法改變局勢。太陽花的時候我也到了現場, 看到一整排的帳篷在立法院外面,其中一個帳篷外面的標語寫著「我是你老師」。我好奇的問坐在帳篷裡的教授為什麼會到場支持。
    她說,「我們幾個教授輪班24小時在這個帳篷裡,大家接力,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後來國民黨政府終於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 退讓了。
    我在美國過去的點點滴滴,加上多年來回台灣渡假的時候目睹了台灣的民主運動。
    我深深體會:
    「國家的民主進步,就是這樣靠大家不斷地累積,慢慢地前進。雖然許多理念的推行,並不會立竿見影,有時候甚至會遇到挫折,但是改變歷史的,一直都是最堅定的那些人!」
    現在台灣的政壇有人說:「統獨是假議題」。
    但是我知道 FAPA 的夥伴在美國首付遊說美國國會議員的時候,中國也同樣派人遊說美國的國會議員。
    這是一場拉鋸戰,在美國的台灣鄉親能做的就是盡量讓自己在美國社會上有所成就,
    進而讓美國人認同台灣是站在民主陣營這邊。
    台灣的一個政黨不斷宣稱「統獨是假議題」,
    很多台灣人相信了,也不再支持立場堅定的政黨,
    不再關心台灣在國際上的這些政治角力。
    但是中共從來不覺得「統獨是假議題」,併吞台灣是他們明確的目標。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支持標榜「統獨是假議題」的政黨!
    因為這個論述並不“中立”,實質上是在資助統一。
    統獨議題和經濟一樣,
    可能是去年退步一點,或是今年進步一點。
    如果我們一直退讓,終有一天會發現,我們無路可退。
    林飛帆去美國和年輕人見面的時候,
    他一定沒料到有一天他會改變台灣的歷史。
    但是他從來不小看自己,
    他的目標明確,努力不懈。

    台灣的未來不會是由最會算計的人決定。
    改變歷史的人,一直都是最有勇氣的人!

    Blog : https://www.usa-taiwan.com/2020/01/blog-post_7.html

    FB : https://www.facebook.com/2215342485444941/posts/2411117589200762/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