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弱勢權貴

    【弱勢權貴】

    今天早上我高雄的好朋友跟我說他家人心情不好,因為他們的一個員工偷錢。

    我朋友說,“因為她是一個弱勢的單親媽媽,所以沒有報警。 “


    我這個在美國認識的好朋友,他家是基督徒,是低調,謙虛,熱情的南部人。

    我還記得第一次去高雄找他的時候看到他家裡的佈置,

    真的是讓我震驚,他家的餐桌,電視機,還有牆上的那個“耶穌是我家之主” 就跟20年前他在美國用的一模一樣。真的是勤儉持家。

    我跟老朋友說,“人性是脆弱的,不要讓人受到試煉。

    你們應該檢討公司的 SOP。 避免將來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我朋友竟然跟我說,”之前已經給過她機會了,還讓她寫悔過書,沒想到她再犯!”

    我聽得快吐血,朋友家人心地也太好了。

    我跟朋友說,“一樣米養百樣人,你這個員工沒有自尊,第一次發生的時候你們就應該開除她了。”

    雖然我朋友沒說,但是我常常懷疑他們家的生意其實早就可以收了,卻還繼續做,就是覺得有責任要照顧員工。

    一段時間之前的新聞,在一個餐會上,文化部長突然被人打了一巴掌。 動手的人叫做鄭惠中。

    鄭惠中何許人也?

    媒體說她是‘關懷殘障的老藝人,她自己本身是一個社會的“極弱勢”,

    還蠻佩服台灣這些有立場的媒體。

    一篇報導寫得好像偷襲打人的行為是: “弱勢不得已的言論自由。”

    有一次去參觀士林官邸看鬱金香展。

    看到園區裡滿滿的中國觀光客,見證了世界偉人 蔣公為台灣拼經濟(我還記得空格),正在覺得感動的時候,突然傳來像殺豬一樣的歌聲。

    原來是園區裏一位坐輪椅的人,用麥克風和喇叭唱歌。 一時我也不曉得是要因為他身體殘障給他錢? 還是要同情他那個殺豬般的歌聲打賞他?

    不過有一點我大概可以確定的是:

    如果是我在那邊用五音不全的唱歌要錢,大概馬上就會被園區的管理員趕走。 

    但是這位仁兄坐輪椅,所以沒有人敢勸他尊重別人的空間。

    來參觀的遊客就必須忍受殺豬一樣的噪音。

    其實在台灣的許多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也會遇到類似的狀況。我昨晚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就有一位殘障人士也是用大聲公唱歌。 因為音量大的令人難受,等紅綠燈的人都站的遠遠的。

    中國有一個綜藝節目好像叫做 “中國好歌聲”。 主持人在介紹來參賽的歌手的時候,常常會介紹他們家中多貧苦,父母早逝之類的。 不是得了癌症,就是有心酸的過去。 這和美國的同一類型才藝表演的節目,充滿歡樂的氣氛大異其趣。

    美國的才藝節目是看才藝,

    中國的才藝節目是看心酸的。

    我在美國生活這麼多年,見證過身邊那些白手起家靠自己努力打拼的朋友,真的是一卡皮箱到美國,數十年的努力之後,現在有名車,有大房子。

    我有一個同學也是單親媽媽,她都已經40多歲了,一直都是帶著女兒節儉過日子,前一陣子終於決定放棄做美術設計的工作,這幾年跑去念護理,醫學院不好念,她說她常常壓力大到失眠。

    最近剛畢業,我跟她開玩笑說,你像高雄人一樣要發大財了,賺大錢之後不要忘記我這個老朋友啊~

    我之前找了地板工人換地板,那位來自中國的地板工人,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很了解每個地方的房屋狀況,和每個社區裡面居住的人,所以他其實是房地產專家,他跟我說許多翻修舊房子的經驗,他說雖然因為工作他要趴在地上一整天,回到家,常常覺得骨頭都快散了。 但是賺得錢可以讓老婆和小孩不用擔心吃穿,就覺得很幸福。

    我看他那麼懂房地產,或許再過幾年,他發了大財我也不會意外。

    我一個在台中的朋友念到博士,是一個醫生,他現在吃好住好,開名車,但是他跟我聊到我們高中的時光,他常常會提及高中的時候,他在 Hometown Buffet 打工時打掃廁所的經歷。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健康狀況,有些人覺得自己是一種 “弱勢權貴”。

    但是那些走過最辛苦的路,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弱勢的人,常常得到令人佩服的成就

    Self-pity is the most pathetic trait a person can have.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