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貪污的方法】

    【貪污的方法】


    我在縣政府上班的第一個 project 
    是幫垃圾處理場部門解決電腦系統問題。


    垃圾車會開到縣政府的垃圾山去倒垃圾,
    我們會根據垃圾的重量收費。
    那些垃圾車公司都有帳戶,
    每個月我們都會結,算然後把帳單寄去那些垃圾車公司。


    主管派我去解決那個負責管理垃圾場部門的電腦系統問題,
    當時我們已經將近三個月沒辦法寄帳單了。


    我開始分析部門的電腦系統,訪問那個部門裡面的人員,
    發現他們根本對自己部門的流程不了解。  
    甚至記帳,會計的紀錄和計算都是一半手工,
    一半電腦的方式結帳。
    我當時覺得奇怪,為什麼那些員工都沒有得到應有的員工訓練?  
    似乎大家都不曉得如何使用他們的電腦系統。


    當我詢問其中一個員工,
    為什麼之前的人沒有教他如何做他的工作的時候,
    那個員工就詭異的笑一笑,然後就沒有說話。


    後來我又問了另外一個員工為什麼他也是好像也是剛剛新來的,
    而且沒有人教他如何使用電腦系統,他就告訴我之前的貪污事件。


    原來那個垃圾場管理部門,之前發生了貪污的事件,
    經過調查後,整個部門有將近50個員工全部被遣散,
    現在的人是另一批進來的新員工,所以就發生了技術斷層的狀況。


    我花了不少的時間把整個現有流程調查清楚,寫了調查報告,寫了電腦資訊流程建議書,我把軟體系統和會計系統升級和客制化之後,還撰寫了電腦系統使用說明書,經過系統測試和員工訓練,新版本的電腦系統上路,
    那個垃圾場管理部門終於又可以把每個月300多萬到400多萬左右的帳單寄出.


    其實在研究垃圾場的收費系統的時候,我考慮過很多使用者的情境模擬,有想過如果收的是現金,然後給予使用者有權力在電腦系統上註銷帳單,那麼理論上,收銀員可以利用這個軟體的漏洞貪污。


    當然這是屬於低層次的貪污方式,大概只能偷個幾百塊美金,當時我也有要求廠商修改系統, 讓使用者不能刪除任何紀錄,頂多只能標記此單作廢。  


    每個國家的政府都有貪污的事件。  
    不過我注意到美國的選舉,
    和台灣的選舉在宣傳的時候,
    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我從來沒有看過哪一個美國的候選人宣稱他很清廉。
    也沒有看過美國的哪個政黨批評另一個政黨貪污腐敗。
    美國當然有貪污入獄的案例,但是因為制度很完善,
    所以貪污議題是犯罪問題,並不是政治議題。


    如果拿美國,台灣,和中國作比較:


    美國:  幾乎沒有人在討論貪污的問題。


    台灣:  兩大政黨互相說對方是貪污政黨。   
    選民對政治人物的評價包括了清廉程度。


    中國:  從來不承認自己有任何問題的共產黨,
    常常會公開宣示一定會努力打擊貪污的問題。


    至於台灣,人民嚮往清廉的政黨或是政治人物,
    例如台灣人很喜歡“不愛錢”的政治人物。


    例如某一個政治人物在小吃攤吃便宜的食物就會上新聞,
    或是哪一個市長上班不坐黑頭車,
    卻搭公車上班就會上新聞。  
    這些都顯現出台灣剛脫離 大官(貴族)統治人民的時代,
    「國庫通黨庫」發生在我們父母的年代。
    台灣人內心還嚮往著清廉的大官。  
    尤其是一個人如果會說他看破生死,這更是一個優點,
    因為這是一種「他不貪污」的宣示。  


    我從來沒有看過美國哪個候選人說他看破生死,
    美國的政治人物幾乎都在講政策,
    沒有人在描述自己的人格特質。


    至於中國,一個一黨專制的政府自己說要『打貪』,
    在一個沒有制衡,沒有監督的環境裡,
    一個貪污的政黨自己說會改過向善,這種話都能信的話,
    那麼也可以相信納粹黨都是好人了。


    不過像我上面描述的,
    收銀員可以利用電腦系統的漏洞,
    做貪污的事情,那是最低層次的貪污,
    比較高手段的貪污是制度的貪污。


    舉例來說,中國的沿海都市有了經濟的發展,收入遠高於鄉村,
    所以中國有大量的鄉民遷移到沿海城市,
    但是在短時間內如果有太多的人移居到都市裡,
    就會造成社會系統無法支撐,例如高速公路沒辦法容納那麼多車,
    或是當地的工作機會沒有那麼多,會造成動亂,
    所以在中國,
    從鄉村要搬到像是上海那樣的大都市,是需要許可證的。 
     而且這個許可證並不容易拿得到。
    (聽起來很像要移民美國,想要拿綠卡,要經歷繁瑣的手續,
    而且要等很多年才可能得到核准。  沒錯,就是那個概念!)


    所以偉大的中國政府,非常清廉的說,
    只要找一間民營的代辦公司,辦理手續就可以了。  
    不過政府指定了一間代辦公司,只此一間!
    (當然那間代辦公司的老闆應該不是共產黨大官的親戚,
    請大家不要有過度的聯想)
    我在美國的大學有一個要好的中國朋友,
    他辦過遷入上海的手續,去找了代辦公司。  
    除了費用無敵貴以外,代辦公司還大小眼,
    如果你是大公司的員工費用就比較低,
    如果你只是沒什麼背景的張三或李四,就是一般費用,
    一般費用就是無敵貴。


    什麼叫做大公司?  就是那些太子黨開的大公司。


    感受到中國的階級制度了嗎?


    我這個大學好朋友當然很生氣,
    他告訴我這就是合法的貪污。


    以前的國民黨,可以合法的做制度上的貪污,可以黨國不分,
    用納稅人的錢購買的公有財產直接併入國民黨的黨產。 
    或是地方議會的制度不像歐美那樣公開透明,
    預算不是在議事過程解決,卻是議長, 議員們私下喬事情。  
    市議會當然會烏煙瘴氣,充滿黑道和黑金 (ref 1)
    這些錯綜複雜的「合法的貪污方式」, 例如婦聯會自90年代起,
    每月匯款1萬2500元美金(約台幣37萬5千元)
    給蔣宋美齡在美國的帳戶。
    過程都是合法的, 貪污的人都不是「壞人」。


    我從來沒有看過美國的民主黨,
    或是共和黨指責對方是貪污的政黨。  
    因為貪污其實就像小偷一樣,是屬於個人的犯罪行為。  
    在制度已經完善的民主國家,已經杜絕了系統性貪污的問題。
    所以沒有「宣傳自己的政黨比較清廉」的廣告。


    美國的憲法是建立在「限制政府權力」的概念上。
    所以美國政府不會創辦婦聯會,救國團, 農會,銀行⋯
    許多台灣人停留在「人冶」的概念,
    總以為國民黨倒了,
    台灣就會好了,就不會有貪污了。


    有句話說:
    「美國遇到的是 Bug,
    日本遇到的是結構性的 Bug,
    台灣則是系統失靈,
    中國是系統崩潰。」


    其實在貪污的議題上,現狀還蠻符合上面這些話的。


    我們要關心的應該是: 
    如何修改現有的制度,避免將來有系統性的貪污。


    以前台灣的議員到了選舉的時候, 
    就會到廟裡斬雞頭, 發誓自己不會貪污。
    半年前的總統選舉,
    一個在總統辯論會上的市長, 說他自己如果貪污,
    就關到死不假釋。 (ref 3)


    除非台灣立法限制政府權力,
    除非我們能夠在制度上改革,
    否則我們不會脫離「到廟裡發誓,斬雞頭的時代。」


    —————————
    Ref 1:
    63%曾涉貪污、買票、黑道!揭開台灣議長權力魔戒的祕密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3800


    Ref 2:
    婦聯會每月匯款1萬2500元美金(約新台幣37萬5000元)
    給蔣宋美齡在美國的帳戶: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559689


    Ref 3:
    韓國瑜發誓:當選後若貪污放棄假釋關到死
    https://news.tvbs.com.tw/politics/1032258


    Blog分享連結:
    https://www.usa-taiwan.com/2020/05/blog-post_25.html?m=1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