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Taiwanese send our failures to the USA

    【We Taiwanese send our failures to the USA】

    辦公室裡的同事都好奇的看著我這個新來的,坐在我旁邊的 Robert 突然問我,


    “你為什麼要移民美國呢?”

    沒想到有人會這樣直接問我,我脫口而出,

    “We Taiwanese send our failures to the USA!”

    (我們台灣人把失敗的人都送去美國)

    辦公室一陣哄堂大笑,大家笑得好開心,

    坐在旁邊的另外一個同事很高興的跟我說,“You are going to fit right in ~~~”

    大家都覺得我很幽默。

    其實我是不自覺地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我小的時候就覺得功課很難,上國中的時候還被分到壞班。 

    我媽擔心我考不上好高中,就送我去補習班,我還記得去補習班的第一天就是考試,第二次去上課,就看到門口貼了全班同學的成績,從第一名一直到最後一名的排序,我是倒數第一名。

    班上的一個同學看到我成績不好,

    就跟我說,”像你這種人,以後是社會的寄生蟲!”

    覺得很丟臉,之後就不敢去補習班,可是又不敢讓我媽知道,就翹課在路上閒晃。

    後來成績一直沒起色,我媽就決定全家移民去美國了,
    讓我有比較好的教育機會。

    所以我一直覺得; 是我不夠好,所以沒有資格待在台灣。


    到了美國念高中,美國的高中是下午兩點半就下課了,而且還可以選課,

    如果喜歡什麼科目就可以選多一點,選進階的課程,如果不喜歡某些科目,就可以少拿一些,或者是拿比較入門的課程。

    在美國高中的時候還拿過修理汽車的課程,幸好學校有這樣的課程,做過幾個月的黑手之後,

    就知道自己不喜歡在修車廠工作。 
    年輕的時候多一些體驗,就可以早一點發掘自己想走的路。

    我週末和妹妹去一個有錢人家裡打掃,我看到那個人家裡那麼大,好像豪宅一樣,覺得很不可思議。 

    大房子在 Long Beach,就是長灘市,在美國,會住在海邊的通常是有錢人。

    屋主是台灣人,廖先生廖太太對我很好,我媽跟我說,人家讓我們去打工,其實有想要幫我們的意思,

    所以要好好做。 那個時候我13歲,我妹妹10歲。

    那個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曾經住過人家房子後院加蓋的一個房間。


    高中的時候同學問我要不要加入學校的網球校隊,我說我沒有打過網球,我不會打。 

    同學說沒關係,他們可以教我。 然後我就加入網球校隊了。 
    我們每天放學之後練球,搭校車到不同的學校去比賽,現在回頭來看,那真的是無價的經歷!

    學期結束的時候還有慶功宴,我們球隊是十幾個人,除了 MVP 奬項是給最厲害的那位,另外有兩個人得奬,一個是我。 我拿了最佳進步奬,可能是因為我中途加入,後來在球隊裡變成中段班的技術。 

    可惜我忘記慶功宴的日期,錯過了可以上台領奬的機會。

    大四的時候,老師問班上有沒有人想去 JPL 實習?

    JPL 是火箭發射實驗室,NASA 下面的一個部門,實習生可以去幫他們做一些電腦資料庫,
    大家聽到的時候猶豫了一下,
    因為我先舉手,就得到了去 JPL 的實習機會。

    我大學畢業前就考了一些電腦的證照,再加上NASA的實習經驗,就得到了縣政府工作的機會。 

    因爲得到的工作是電腦部門裡面已經算中階的職缺,我一開始也很懷疑自己有沒有能力把這份工作做好,就一直埋頭苦幹的努力做。 結果做了三年就得到升遷,辦公室的同事都變成了我的下屬。 
    我原本懷疑自己不能勝任,沒想到還得了我們部門的最佳員工獎。

    我們縣政府的會計系統原本是一半紙上作業,一半是用老舊的電腦軟體記帳,

    我把縣政府的會計系統整合之後,升級成現代化的 ERP 系統,
    從此縣政府在做建設的時候就可以更有效率的規劃資源的分配,也可以精準的預估建設的成本。 
    而且政府所做的維修工程的細項成本也都變得清清楚楚。

    後來得到我們的部門的本月份最佳員工的時候,主管還說大家要以我為榜樣。


    我妹妹結婚的那一天,廖先生他家人也來了,

    廖先生感動的對我說,“你買房,你妹妹也買房,而且還不只買一房,還那麼年輕就買房了,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其實我買房子的時候還被我妹妹笑,她笑我房子買在洛杉磯的邊緣城市,


    我妹妹是買的是海邊房子。

    我妹妹不到30歲就當上了公司總經理,
    妹妹開賓士,我開 Toyota。
    妹妹出國旅遊都住五星級,
    我都住“有省錢”(台語)。

    在台灣,我曾經是“淘汰郎”。


    到了美國,我幫朋友介紹工作,幫朋友修改履歷表。

    同輩的朋友會問我是怎麼找工作,買房子,如何挑選租客。

    這些年來,我覺得小時候被發放到邊疆,被送去美國的我,終於有資格回台灣了。


    我要回台灣的前一晚,我和妹妹在咖啡廳喝咖啡。

    我們都有同一個感想,

    “因為美國,我們才有今天。”


    我回到台灣之後,看到台灣的一些高中和大學,常常掛一些紅布條,

    很驕傲的展現他們的”成果”:

    Xxx同學高升 xxx大學!

    YYY同學考上公職!
    Zzz同學金榜題名!

    我每次看到那些紅布條,都會覺得,

    那些高中生產了一些很會考試的學生的同時,
    也會把“最差的”送去美國!

    We Taiwanese send our failures to the USA!


    後記:


    一個人不會因為去美國就變得有三頭六臂,可是我回到台灣,覺得工作都很好找,薪水也都不錯,我覺得台灣的經濟好像很好,朋友跟我說,那是因為我有美國經驗,所以資歷比較好,


    台灣不是沒有人才,可是為什麼到美國可以發揮,可以成功,美國最偉大的地方不是國家有多強,而是美國夢的真實,在美國,只要有夢想,努力奮鬥就可以成功。 為什麼我們台灣有那麼多的人才,卻沒辦法在台灣發揮?


    同樣的人,到了美國之後變成人才了!


    為什麼在台灣的 nobody 到了美國會變成 somebody?


    楊致遠是 somebody,出生於臺北市,是搜尋巨擘雅虎(Yahoo!)的創始人及前任執行長。

    楊致遠出生在台灣,10 歲那年全家移民美國。
    他的個人資產為26億美元,居世界第228位。
    如果楊致遠沒有去美國,他會創辦Yahoo嗎?

    如果楊致遠留在台灣,或許他會考上的公務員,或許會成為一個高薪的電腦工程師,

    但是他絕對不可能創辦 Yahoo。

    與其說美國創造了楊致遠,更精準的說法應該是史丹佛創造了楊致遠。


    我經歷台灣的教育到國二,之後就都是美國的教育,

    親身體驗到台灣和美國學校的教學方式的不同,制度不同,上學時間不同,概念和價值觀都不同。

    在美國,除非是住在華人區,美國路上很少有補習班這種東西,

    而且高中是下午兩點半就下課了,學校的功課也不多。

    回到台灣之後,看到滿街都是補習班,

    現在讓我去念我小時候的台灣國中課本,我覺得我仍然會是最後一名。

    我因為功課不好被”流放”去美國,整整27年後才有資格回台灣。

    回台灣這條路我走了好久。

    但是我覺得,

    台灣的教育改革,似乎也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 1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