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為什麼港警變黑警? 】

    【 為什麼港警變黑警? 】


    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米爾格拉姆(Milgram)進行了最著名的心理學「順從」研究。 
    這是一項針對「服從權威」和 「個人良心」之間衝突的實驗。


    心理學家米爾格拉姆(Milgram)(1963)研究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紐倫堡戰爭刑事審判中被告人提供種族滅絕行為的正當性。 他們的辯護通常基於“服從”,即他們只是聽從上級的命令。


    實驗於1961年7月開始,也就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在耶路撒冷受審的那一年。 艾希曼和數百萬個納粹黨員曾經受到了上級的命令,執行了大屠殺。
    米爾格拉姆(Milgram)想要研究人的天性是否會服從權威(服從命令),因為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屠殺的常見解釋。


    米爾格拉姆通過報紙廣告找了實驗的參與者,讓他們參加耶魯大學的研究。


    實驗是將參與者與另一個人配對,
    然後他們抽籤決定誰是“學生”,誰是“老師”。
    學生被帶到一個房間裡,手臂上裝有電極,
    老師和研究人員走進隔壁的房間,裡面有一個電擊發生器和一排標有15伏特的開關( 輕微沖擊)至375伏特(危險:嚴重衝擊)至450伏特(會把人電昏)。


    研究的目的是想要知道:  
    人們在服從指令的時候, 
    如果這個來自上級的命令涉及傷害他人,
    一般人會願意做到什麼程度?


    他們故意騙了來做實驗的老師, 告訴他們, “請唸出這張紙上的問題,學生如果答錯, 就要按下前面這個電擊的按鈕。“


    學生每次答錯,電擊的力道就會加重, 一直到450伏特。


    被電擊的學生會很痛,會開始哀嚎求饒,
    當老師開始猶豫是否要繼續按下面前的按鈕執行電擊, 
    研究員就會可以唸出以下的指示:


    指示1:請繼續。
    (如果老師開始猶豫, 研究人員就會念指示2)


    指示2:實驗要求您繼續。
    (如果老師仍然猶豫, 研究人員就會念指示3)


    指示3:繼續進行是絕對必要的。
    (如果老師還是猶豫, 研究人員就會念指示4)


    指示4:您別無選擇,只能繼續。


    當學生開始哀嚎求饒的時候,老師開始覺得良心不安,
    就開始詢問研究員,“你確定要我繼續嗎,坐在我這個玻璃窗對面的學生,這位實驗者已經被電得流眼淚,已經在哭了,是不是可以停止了?”


    可是當研究員面無表情地唸 “指示”的時候, 
    老師通常都是搖搖頭,或是嘆口氣, 然後就繼續執行。


    研究結果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65%(三分之二)的參與者(即教師)繼續達到450伏的最高電流。 
    所有參與者都持續施加300伏電壓。


    研究的結論是:
    普通人很可能會遵循權威人物的命令,甚至殺害無辜的人。 
    因為從小我們就被養育要尊崇權威的概念根深蒂固。
    從小我們的父母就叫我們要聽話,學校的老師也叫我們要聽話,一個普通人將近20年的時間都被訓練著要聽話, 要服從權威。


    如果人們認可權威是有法律依據的,他們往往會服從命令。 在許多情況下(例如在家庭,學校和工作場所中)我們都習慣對合法權威服從。
    而 “官方”, “中央” 就代表了合法的權威。


    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能夠控制港警,
    中共甚至不需要把港警換成解放軍,
    因為普遍的認知中,中國政府就是一個合法政府,政府有層層疊疊的架構,有薪水,有階級。  這是一個有法規,國際認知的政府。  
    中共只要把在香港警察的上司換成自己人,就可以輕易的操控港警的行為了。
    只要把長官換成中共指派的官員, 港警就會變成黑警了。


    反思:
    如果有一天我們台灣選了一個親中的總統,
    這個總統就能指派親中的行政院長,
    就可以指派立場親中的教育部長,指派立場親中的官員,
    整個台灣政府就有可能成為中共操弄的地方政府,
    我們需要一個改良的制度, 讓我們的政府有更好的制衡。


    FB Share Link:


    本文的部落格連結:
    https://www.usa-taiwan.com/2019/11/blog-post_79.html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