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乖,政府給你錢 】

    【 乖,政府給你錢 】


    當房屋仲介帶我去看房子的時候,當時美國正在經歷房地產泡沫,我才有這樣的機會,同時也很幸運我上班的地方是在洛杉磯邊緣城市,所以房價便宜,當時才三十出頭,沒有父母的幫忙,完全靠自己買了第2棟房子。


    「這一間三房兩浴,前後院, 1200平方英尺,屋況良好,裡面已經有 section 8 租客, 你買下來就可以直接收租金喔!”」房屋仲介熱心的跟我介紹眼前的這棟房子。


    「什麼是 Section 8?」我好奇地問。


    原來 Section 8 是加州政府的社會福利,讓低收入家庭可以得到租金補助。  低收入家庭只要付他們收入的3分之一,剩下的金額會由政府負擔。


    例如我原本要買的這棟房子的租金市場可能一個月要$1600,住在裡面的人有 Section 8 補助,或許每月租金只付了$800 ,然後剩下的全部由其他的納稅人負擔。


    在那附近一個兩房的公寓租金大概就 $1400。 

    可是住在那個房子的人卻因為政府補助,可以用非常低的價格住在一個三房兩浴,有獨立車庫,有前後院的房子裡。


    當我聽到有這樣的政府補助的時候,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那我幹嘛努力存錢買房子啊?  

    早知道還不如擺爛拿政府補助

    就可以住到這樣的房子了!」


    這是社會補助的負面效應,例如一個人當時的經濟狀況不好,可是因為有政府補助,所以每個月可以得到免費的錢, 當他有機會可以得到更高收入的工作機會的時候,他就會考慮要不要跨出那一步,因為保持低收入的狀態,可以從政府那裡拿到錢,許多拿政府輔助的弱勢家庭一直沒有脫離貧窮線的一個原因就是: 他們不想放棄那個不勞而獲的收入!


    人的收入是會變化的,或許努力工作,或者考到一個證照,收入就可以改善,但是政府的補助政策卻常常是:  鼓勵貧窮的人,繼續保持貧窮。  


    許多政策的原意是好的,但是卻常常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個半世紀前,美國政府曾經犯下類似的錯誤,

    回到1865年,那個時候最流行的不是網路科技,

    也不是人工智慧, 那個時候最重要的建設是鐵路。

     

    美國積極的想要建設橫跨美洲大陸的鐵路,國會給建設鐵路公司的公司提供了大量的聯邦援助,但是接受聯邦援助的公司多次破產,由於施工品質低落,鐵路不得不重新建設,與此同時,一家私人公司(James J. Hill)成功的從聖保羅到西雅圖建造了一條鐵路(1893年,大北鐵路到達西雅圖)。

     

    為什麼一家私人公司能夠用自己的資金做的工程, 其他拿美國聯邦政府補助的公司卻失敗?

     

    答案是動機 - 政府補助是根據建好的鐵路長度支付,因此,假設建設鐵路從城市A到城市B的最有效方式是直線,政府援助的公司刻意建造鐵路不是直線到達目的地,反而是彎彎曲曲,極度沒有效率的鐵路, 因為建造的鐵路越多,從政府收到的錢就越多,鐵路的品質不重要,鐵路做的越長,就可以拿到更多的政府補助.

     

    拿政府援助的公司的目標是: 想要拿到更多政府補助.

    而沒有拿補助的私人公司的目標是: 如何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做出消費者需要的產品。

     

    James Hill 的大北鐵路公司 (Great Northern Railroads) 歷時近100年,並與其他鐵路公司合併。

    然而在當時獲得聯邦援助的公司 - 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卻充斥著腐敗和其他許多金融違法行為,而且常常做出品質太差的鐵路,有時候品質差到根本不能用,還要拆掉重做,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營運了10年後就破產。


    Section 8 的用意是讓低收入的人也能有足夠的錢租房子,但是當政府過度補助的時候,卻反而變成鼓勵人們不努力賺錢,保持低收入。


    台灣政府很喜歡做生意,

    台灣政府賣煙酒, 美國政府是不做煙酒生意的。

    台灣政府做加油站賣汽油,美國政府是不做賣汽油生意的。

    台灣政府還做電信業的生意(中華電信),美國政府是不做傳播電信業生意的。

    台灣政府還做菜市場生意(公有市場), 美國政府是不做菜市場生意的。

    現在台灣政府又多了一項生意,要進入房地產市場,當包租公。


    在主計處所公布的台灣空屋率,在民國99年所發布,調查結果顯示全國空屋率(正式名稱為空閒住宅率)為19.3%。新屋價格卻高不可攀,至於新屋的空屋率遠高於舊屋的怪現象,也凸顯台灣的許多新建房屋個案,只是作為有錢人置產的籌碼而已,迫使舊屋屋主繼續在其舊屋中居住。(ref 1)


    現在台灣房價不合理,原因是房屋稅法制度不合理,

    台灣房屋持有成本低恐怕也是個世界紀錄,在台灣養一部進口車子比養一戶房子的成本還高,這種不成比例的持有成本,讓很多人買房子囤積,讓很多空屋持有者有恃無恐。


    政府不敢拿出魄力解決問題,卻球員兼裁判開始做包租公。

    台灣政府包山包海,現在還開始當房東了。


    台灣人還停留在希望“政府做更多”的概念,這和美國人的憲法的精神: 「限制政府的權利 」是一條相反的道路。  

    日本和澳洲因為出生率低,太多空屋,這幾年都已經開始送免費的房子(ref 2),

    台灣的政客,卻不斷地加碼,搶著興建公共住宅,或者是做一些租金補貼的社會福利政策,

    台灣政府沒有做好一個裁判的角色,不敢拆除違章建築,提升台灣整體的居住環境, 不敢提高空屋稅, 讓房市恢復健康的房價。

    卻一直努力做球員的角色,用納稅人的錢,政府也成為房地產市場的房東。


    台灣的出生率已經是世界倒數第一,

    將來有一天台灣的房市泡沫,

    我們回過頭來看,

    很可能會發現,

    我們的政府是一個只會討好選民,

    不會提供百年大計,

    不敢提出長治久安政策的政府。


    ========

    Ref 1:  

    隱藏於台灣空屋數字後的秘密—被扭曲的台灣國土利用與環境破壞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21/article/2297


    2018,全台逾86萬宅是「空屋」,但仍有7萬多新建屋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3951


    Ref 2:  

    少子化的先進國家例如日本,供過於求造成許多蚊子戶,政府已經開始送房

    https://www.storm.mg/article/687812


    後記,可參考:

    沒有成本的政治學

    https://www.facebook.com/2215342485444941/posts/2495238590788661/


  •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加一下我們臉書的粉絲團

    不定時的收到我們最新更新的文章

    Search This Blog

    Powered by Blogger.

    Labels